交通运输行业在行动确保战“疫”物资运输一路畅通

交通运输行业冲锋在前、保障给力

确保战“疫”物资运输一路畅通(产经观察·防控疫情,企业在行动②)

任何时候,祖国都是坚强的后盾!截至2月9日,中国民航共接回滞留海外的旅客1131名。为了保障滞留海外旅客回国,民航局要求国内航空公司确保通航国家不断航。根据去哪儿网平台数据显示,国内航司目前开放销售的出入境航班仍占原有航班总量的五成。

“阻断病毒传播途径,公路交通不中断、应急运输绿色通道不中断、群众生产生活物资不中断”……连日来,各地交通部门一边千方百计保障重点运输、应急运力,一边在客运站和重要路口设立防疫服务点,加强交通工具防控,为疫情防控作出积极贡献,努力做到“一断三不断”。

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武汉新增疑似病例从2月5日的2071例下降至2月10日的961例,说明武汉市疑似病人的存量正在加速分流和消化。另外,针对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标准,国家卫健委强调,目前制定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兼顾了疾病临床表现、影像学表现和病原学检测等结果,符合当前疾病特点,全国各地都应按此标准统一执行。

48小时内,从沈阳到武汉雷神山医院,跨越近2000公里,紧急运送一批总价值2700万元的医疗器械,这种急难险重的任务会有人报名吗?

——“有需必装、快装快运”,铁路拉来湖北最需要的防疫物资。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在党和政府的引领下,社会力量广泛参与,为疫情防控作出重大贡献。通过此次疫情防控过程可以发现,社会力量能够以多种形式参与到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中,在资源、服务、合作机制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而透过疫情防控案例,也可窥见社会力量在国家治理体系中的全面作用。

民生物资的到来,给湖北人民吃下了“定心丸”。更重要的是,一群当下最可爱的人也来到湖北,与湖北人民一起并肩作战。

“湖北需要什么,我们就运什么”

“只要祖国需要,我就冲到最前面!”为了驰援武汉,原本由武汉铁路局集团担当的G1772/3、G1774/1次上海虹桥经由武汉至长沙南的高铁动车,改由上海机务段担当,尽管只需要9名司机,却有136名高铁司机主动报名。广铁集团88名火车司机也第一时间请战,支援武汉铁路局牵引机车任务。

“开辟‘绿色通道’,组成应急小分队搬运抗疫物资!”1月26日,接到通知后,北京铁路局石家庄站迅速行动。当天20时20分,由河北省紧急组建、包括150名队员的医疗队,乘坐Z1次列车准时从石家庄火车站出发。随医疗队同去的,还有不少应对疫情急需的医用物资。截至2月9日,国铁集团累计装运医疗防护物资4121批、4.72万吨。

“我们终于回家了!”1月31日20时53分,首架接滞留海外湖北同胞的包机抵达武汉。76名湖北籍乘客乘坐厦航包机从曼谷起飞,安全返乡。

疾驰5小时,中通司机将物资从江西直达武汉协和医院;城内外联动,壹米滴答承担火神山医院建材器材运输工作……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公路人说:“湖北需要什么,我们就运什么,在疫情面前,只要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义无反顾!”

40分钟就完成装车!1月29日,针对一批需紧急运往武汉,直接配属到武汉协和医院、中部战区陆军总院、武昌医院用于病毒检测的重要医疗器械,铁路部门全力协调组织、多方联动,优化装车流程,仅用40分钟时间就完成装车,快速将货物通过火车发往武汉。

高速公路服务区严阵以待。“特殊时期,党员就应该带头站到一线!”1月31日起,江西高速公路公司组织的党员先锋队迅速到岗,大家紧急采购相关物资,每天两次定时给服务区喷洒消毒液,并对过往人员进行体温监测。

沈阳也为武汉送去了130吨东北大白菜。每天从沈阳北至广州东的Z12次列车都搭载着特殊的“乘客”——大白菜。自1月26日起,沈阳车辆段的干部职工利用后半夜时间,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在客车整备库里将大白菜装车,实现了东北大白菜凌晨装车、清早发车、晚上到达武汉的“朝发夕至”。

当一批又一批防疫物资运抵湖北,要把他们送到最需要的人手里,离不开快递小哥。大半个月以来,中国邮政、顺丰、京东等企业的快递员们来回奔波于武汉各大医院、居民小区,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农业农村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基础薄弱,难点多,要全面落实农村保洁制度,确保垃圾有人清、厕所有人管、污水不乱倒。疫情期间,村两委要逐户督促农民群众不串门、不聚集。无论是春耕生产还是加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当前都要避免大规模人群聚集式的工作或者活动,尽量采取分散式、错峰式的作业方式。

李心萍 陆娅楠 刘志强 赵展慧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做好春节返程疫情防控工作,护航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显得尤为重要。

列车防护从乘务公寓起步。为了保证长期跨区域流动的乘务人员健康,也为了保证旅客安全,哈密机务段柳园折返车间从1月31日起,每天对乘务公寓所有房间、物品以及进出的200多名司机进行消毒和体温检测,不容半点差错。

三是关怀特殊群体。关怀的群体包括三类。第一类是传统意义上的困难群体,如面对疫情由于自身健康基础薄弱而存在更高感染风险的老人、儿童、长期病患者、残疾人等群体。针对上述群体的典型服务项目包括中国罕见病联盟联合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启动疫情期间罕见病患者用药援助项目,武汉恩派社会创新发展中心为湖北省妇幼保健院联系对接儿童口罩资源等。第二类是由于经济基础较为薄弱而在疫情中处于弱势的群体,以农民工群体为代表。针对此类群体的典型服务项目是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发起的“农民工抗疫救援行动”,依托该机构分布于全国的服务网络开展农民工及其子女的疫情紧急救援和能力建设。第三类是受到疫情直接影响而转变为弱势方的群体,以小微企业主为代表。针对此类群体的典型服务项目是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推出的“和衷共济”小微企2亿元应急支援计划,用于缓解佛山市顺德区内的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租金、人工等方面的短期压力。

四是搭建协作平台。平台的类型可分为正式型和非正式型两类,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平台,基本都以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作为载体,形成快速稳定的互动沟通机制和信息发布机制,从而帮助更多的个体投入到疫情防控事务中。正式型平台由社会组织或企业搭建,以信息发布、组织联合行动为目的,尽可能多地会聚专业性社会力量投入到具体防疫工作中。如北京博能志愿公益基金会联合北京和湖北两地专业志愿者及公益机构发起的“京鄂iWill志愿联合行动”,通过线上方式对接志愿者及资源信息,形成服务合力。而在正式平台之外,大量民间志愿者以微信群等方式建立非正式的自媒体平台,协调款物捐赠、物资运输、通勤保障等工作,基于社会网络圈层实现协作。部分具备技术能力的个人,还利用GitHub等网站开发出“Wuhan2020”等信息平台,使民间协作行为更加智能化。此外,在基层政府的防疫实践中,还出现了政府和社会力量合作搭建平台的案例:湖北省英山县大别山青年联盟建立的线上防疫志愿中心微信群直接邀请当地副县长等领导干部加入其中,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并与群众沟通需求,起到了较为显著的效果——当地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和确诊病例均为黄冈市倒数第一,治愈率为全市第一。

——“公路交通不中断、应急运输绿色通道不中断”,公路运输挑起应急运力重担。

民生保障作用。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鼓励支持社会力量兴办公益事业,满足人民多层次多样化需求。疫情防控中社会力量提供的多重关怀服务充分说明,社会力量不仅能够关注到民生问题的多重维度和多元对象、弥补政府在非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缺位或不足、满足民众的多样化需求,还能在提升社会公平、化解社会矛盾等方面成为政府的有力助手。不同社会组织针对劳动者和企业所提供的不同服务,反映出在疫情等负面因素影响下,经济面临下行风险过程中社会力量的调节作用之重要性。未来一段时间,社会力量将成为保障社会稳定、改善民生、解决深层次矛盾和问题的重要主体,从不同角度增进人民福祉,提升公众获得感。遵循《决定》要求,开放更多服务领域由社会力量承担,将是下一阶段治理体系建设的可行尝试。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物流必须高效通畅,全国交通运输行业都积极行动了起来。

——“口罩航班”“防护服航班”……一次次最美“逆飞”为应急物资打开空中“绿色通道”。

1月30日深夜,当中外运物流东北公司紧急征集驾驶员前往武汉时,400多名驾驶员第一时间主动报名。“都是车队兄弟,他们还年轻,我是队长,还是我去吧!”司机队长林涛毅然接下了这一光荣任务。

“每一单医疗救援物资的背后,都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心和期盼!”1月27日凌晨,在将医务人员急需的护目镜送达武汉亚心医院后,顺丰快递员张帆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这批货物到达快递网点已是晚上,但张帆依然选择了连夜派送,“我不能治病救人,只希望能为医务人员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在担当跨武汉高铁列车任务时,郑州机务段一位高铁司机这样说,“我自愿请战做一名‘逆行者’,在最危险的时候冲锋在前,尽一名党员最大的努力,捍卫祖国大动脉畅通无阻!”这,也是全国千万交通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心声!

2月6日凌晨1:03,开启装机作业;5:38,首架防疫物资寄递专机从广州起飞;6:08,第二架专机起飞;6:53、7:26,两架专机先后在小雨中抵达武汉天河机场。

从实践来看,社会力量参与疫情防控主要以下面四种形式开展:

从通知有专机任务到执行飞行,准备时间仅12个小时。截至目前,中国邮政已完成8架次防疫物资寄递专机任务,累计运送物资总量达90.6吨。

资源汇集作用。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疫情防控过程中的大规模社会捐赠充分说明,以慈善为代表的第三次分配,总体是正向社会价值的引导,由社会成员主动、自发参与的财富流动过程,其中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嵌,彰显出民众的大爱理念与命运共同体思维。这一分配过程不同于市场在效率诉求引导下的合作博弈,也不同于政府出于国家价值而采取的强制性干预,自有其内在逻辑与活力,并能在应对突发状况时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以此次疫情防控中的社会合作为契机,鼓励第三次分配机制在现代化治理体系中更为日常性地发挥作用,将有利于进一步聚合民间社会资本,开创出中国特色慈善事业发展道路。

“只要祖国需要,我就冲到最前面”

受疫情影响,中国公民特别是来自湖北的中国公民在海外遇到返乡困难,民航局根据国家统一部署,组织协调航空公司执飞包机接湖北同胞回家。随后,南航包机接回89名滞留泰国普吉的湖北同胞,中航集团接回滞留日本大阪的223名武汉同胞,东航从新加坡接回147名武汉同胞……

“武汉,蔬菜水果来啦!”1月30日17时45分,广西驰援武汉的果蔬冷链集装箱专列由南宁国际铁路港发出。这列满载202吨西葫芦、莴笋、西红柿等蔬菜的冷链物资专列,由10个集装箱组成,实行点对点全程冷链运输,35个小时后抵达武汉吴家山站,为武汉当地提供补给。在铁路和各方全力保障下,这批民生物资的全程运行时间较其他货物少了25个小时。

一是开展款物捐赠。这是社会力量支援防疫工作的最直接方式。一方面,大批企业和个人为疫情防控提供资金支持,捐赠总量在短时间内达到极高水平。从1月23日首个疫情相关的筹款项目上线,至1月底全国疫情防控相关慈善捐赠总额已突破100亿元。截至2月17日,湖北省累计接收社会捐赠资金115.43亿元。另一方面,一批社会力量投身到为疫情一线募集物资的队伍中,奠定防疫工作的物质基础,为保障患者、医护人员们的生命安全而不懈努力。截至2月24日协调运到湖北的医用防护服257.9万件,医疗隔离眼罩/医用隔离面罩77.1万个,负压救护车507辆,呼吸机1.5万台,心电监护仪1.3万台,84消毒液(5%)11.3万箱,医用防护服等每日运抵湖北数量已经连续多日超过湖北方面提出的需求量。同时,防疫一线部分紧缺的大型医疗设备也来自于社会力量的提供。由北京市银杏公益基金会牵头发起的“武汉银杏行动”一共为疫情重点地区筹集2000台制氧机,极大地缓解了湖北省新冠肺炎患者在入院就医前的缺氧状况。

火车站内服务与防疫两手抓。“虽然旅客数量较去年有所减少了,但防护的压力大了。”中国铁路南昌局漳州车务段段长沈庆龙说,疫情防控每个细节都不能放过,除了所有旅客都要检测体温,车站还购置84消毒液,安排人员全天候不定时喷洒,对各个售票处、候车厅、卫生间等区域的设备设施做好消毒杀菌工作。目前,全国所有办理客运业务的火车站都开展进站或出站旅客测温,铁路运输安全平稳有序。

武汉站封闭了,武汉铁路部门大量高铁司机需要被隔离观察,可经过武汉的列车不能停运,全国各地的火车司机纷纷请战驰援。

主体协同作用。“协同”是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中的高频关键词之一,行政体制建设要求国家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宏观调控制度体系强调多种政策协同发力,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在整体性、精准性之外也强调协同性。实际上,政社协同也是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题中之义。防疫一线的实践充分说明,社会力量能够形成自发的协同体系并高效运转。为强化治理体系建设,应推广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协作机制,寻找到双方的契合点,产生多维互动,推进协同治理。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交通运输行业冲锋在前、保障给力,确保疫情防控物资的运输大动脉畅通无阻。

截至2月9日,全国通过铁路、公路、水运、邮政、民航等运输方式向湖北运送防疫物资和生活物资超15.5万吨,运送电煤、燃油等生产物资逾63万吨。

应急治理作用。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构建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从此次疫情爆发后社会力量的迅速反应可以看出,多元参与的治理理念同样需要在应急领域普及,而社会力量也完全有能力成为应急治理的参与主体之一。在突发事件中,事发地点所在地区的个人志愿者往往能成为第一响应人,在短时间内实施人道救助、应急服务和心理支援。而发展良好的社会组织,则能作为应急治理主体之一,在突发事件的应急救援和事后重建两阶段均发挥作用,依靠其自身的专业能力和强灵活性,开展细致而持续的项目。为促进社会力量应急治理功能的发挥,应给予应急响应者一定的制度保障和赋权,并强化社会组织应急能力的日常培训工作。

“武汉,蔬菜水果来啦!”

这是一次争分夺秒的保供行动,公路铁路民航水运发力,“有需必装、快装快运”。

从社会力量参与疫情防控的实践来看,其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作用,并不仅限于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所强调的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格局,而有着更为复合化与关键性的作用。这些作用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目前全国144万乡村医生是农村防控疫情的主要力量,他们主要负责发热病人的排查。国家卫健委在网上开辟了专栏,已经有56万乡村医生通过网络学习新冠病毒的防控知识。

二是提供应急服务。在武汉采取封城举措之后,民间力量提供大量应急服务,包括医疗保障服务和生活物资服务。医疗保障服务的形式包括医疗防护物资运输和医护人员保障。自疫情爆发后,多支民间自发成立的爱心车队开始运转,通过社交媒体进行联络,有的帮助运送民间捐赠的口罩、防护服、制氧机等防护物品,有的负责为医护人员输送生活物资和个人卫生用品,有的义务接送医务工作者上下班。而酒店、餐厅等企业也自发动员起来,为医护人员提供饮食、住宿等基本保障。生活物资服务则体现在城市内封闭社区的生活物资运输。尽管收入微薄且面临长期隔离风险,全国仍有大量卡车司机自愿在疫情中为湖北各个地区运输生活物资。应急服务的主体除了公众个人也包括社会组织,如武汉物流协会就联合武汉现代物流研究院、壹米滴答等大型物流企业及热心货车车主组建防疫志愿货车车队和志愿私家车车队,向武汉雷神山医院、火神山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等单位运输保障物资。同时,面对国内物资短缺的情况,以武汉大学校友会、北京大学校友会、浙江大学校友会、上海交通大学校友会和各地分会为代表的一批校友会组织积极协调海外资源,从美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募集、采购防护物资和设备,向国内运输急需的各类物资。

面对疫情,江西高速公路万名职工坚守岗位,图为一名党员职工引导车辆通行、接受防疫检测。本报记者 朱 磊摄

2月3日,在南方航空CZ634从内罗毕飞往广州的一个普通商业航班上,前部机舱没有旅客,“坐”在座椅上的是一箱箱医用口罩。这些由肯尼亚华侨华人捐赠的医疗物资总计数千箱,货舱放不下,工作人员只好紧急腾出客舱空间。截至2月9日,民航系统共保障8696个航班,运送防疫物资130多万件,累计1.2万余吨。

“各位敬爱的白衣天使,请你们一定要注意自我防护,照顾他人的同时也务必照顾好自己!待你们平安回家时,我们接你们回家!武汉加油!中国加油!”1月28日,东航驰援武汉的包机即将降落,广播里传来乘务长略微哽咽的声音。顿时,客舱里响起一片掌声,机组人员向机上137名甘肃医疗人员深深鞠躬。

截至2月10日24时,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2638例(浙江核减12例,江西核增1例),当日新增2478例;现有重症病例7333例,当日新增849例;累计死亡病例1016例,当日新增10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996例(浙江核减1例),当日新增716例;现有疑似病例21675例,当日新增3536例。

这是一场星夜兼程的千里驰援,公路铁路民航水运联动,不让一名中国公民滞留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