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公交致13人感染研究新冠在密闭空调车厢可传45米

眼下,随着复工复产陆续推进,公共交通疫情防控也愈发重要。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近日,有研究以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引发13人感染的聚集性疫情为案例,探讨密闭环境下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

此外,近期一系列谣言,已对一线科研人员科研攻关造成了影响,请大家严防相关阴谋和破坏活动。

2月14日,武汉同济医院,雨

研究表示,本次聚集性疫情对公众、特别是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个人防护方面有一些提示。

当日病例A乘坐的大巴抵达乙地后,停留30分钟(停留期间车辆未做消毒处理),又载客返回甲地。1名乘客(病例J)搭乘该车后(座位与病例A之前乘坐过的座位临近),1月24 日发病。据调查,病例J无其他特殊旅居史和接触史。

好多宝贝都过这个情人节,祝你们节日快乐,幸福绵长!

“可能原因是在全封闭空间内,空气的流动动力主要来自于空调产生的热风推动,热空气上升可以将带有病毒的飞沫颗粒运送至较远的距离,远超过通常认识的1m距离。”研究称,本起疫情中出现的远距离传播也提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密闭环境内有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并且,在有空调风影响的密闭环境内,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距离会超过通常认识的1~2m距离。

一到病房,试机培训一气呵成,可视喉镜顺利到位,药品器材迅速到位。沈院和葛队迅速评估病人,果断决定插管上机改善患者预后,一边约着麻醉科一边准备自己上,两人不约而同解释,最危险的事得我们自己来,不能让孩子们上!

袁晓宁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感染管理科副主任

1人乘大巴,致同车8人感染

研究认为,本次聚集性疫情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方式有两点重要提示。

这起导致13人感染的聚集性疫情是在怎样的环境下发生的?

该领证的回去快把证领了,请妈妈们喝喜酒。心仪已久的快点表白!

昨天听说有创呼吸机已经到位,心里很忐忑,毕竟气管插管以及插管后的气道护理均属高危操作,插管上机后工作量更大,风险更高。忧虑辗转了一个晚上,一早爬起来去吃早饭,和沈宁姐姐和葛队、少云护士长一同前往,李姝也找了个去协助肺部超声的理由随行,可爱的队员们心照不宣默默分担着风险,给予最强有力的支持。

爱你们,我的宝贝们!

二是病毒在车厢内有效存活的时长不低于30分钟,且病毒存量能够达到足以致人发病的水平。如病例A搭乘的大巴在乙地停留30分钟后,一乘客(病例J)搭乘该车返回甲地,在此过程中感染发病。

新冠病毒在密闭环境有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当事情发生在身边的时候可能感触更深,一个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相信他和家人一定也经历了移植成功后的欣喜,也有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一场大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很多家庭。希望病房中的患者都好,都会顺利出院,希望我们整支队伍都平安回家,然后好好过平淡日子。

常规清扫和消毒了我们医疗队的更衣区域后,我们前往江苏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对口支援的三个病区,进一步具体落实了三区(污染区,潜在污染区,清洁区)的需要注意各种的细节问题,病区主任和护士长都对我们的工作表示认可。

病例A与车上最近的一例被感染者(病例E)之间距离不足0.5m,与最远的一例被感染者(病例G)之间距离约为4.5m。

其实,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在我们这组的班上有1位病人去世了,这是1周来我们这个新病房的第1例死亡患者。一位经历肾移植新冠肺炎的患者,大家轮着心肺复苏仍没有抢救过来,不甘心。感染新冠病毒前他一定也经历了种种不易,肾源的获得就很不易,后期的维持应该也不会轻松。这几天他的移植大夫也一直和我们商讨他的治疗,进病房前我还他发了病人当天的化验。

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勇敢,能知难而上;来武汉后,看到武汉的同志们更让我佩服,看着周围的人染病隔离,还能义无反顾坚守岗位,陪我们一批一批地“开荒”,没当逃兵,这些是让我真正佩服的人,向她们学习。

1月22日15:40,病例A(未戴口罩)乘坐班车,车程约1小时,导致同车2人发病(病例K和病例L)。

这在普通监护室看似是一场普通的抢救,可在这里却变得不寻常。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的我们巡视病房都会有呼吸困难的症状,开展抢救更是对体力和耐力的极大考验。任何一名成员都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否会被床旁的物品刮破防护服,没有一名成员在进行心外按压时考虑手套是否破损,我想这就是北医三院人永不言弃的精神!

今天上凌晨3点到次日上午9点的班,回到酒店11点左右,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吃晚饭,醒来后看微信才发现今天是情人节。以前每年今天媳妇都会向我要礼物,我总说我就是最好的礼物。今年没提,视频了一会儿。

研究显示,病例A1月22日中午乘坐49座全封闭空调客运大巴。该大巴一层为行李舱,二层为客座舱,车长11.3m,车宽2.5m。司机座位在最靠前的次高层,除司机外共有48个客座,车辆出站时搭乘46人,在路旁接客2人。

该研究题目为《一起在公共交通工具内气溶胶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聚集性疫情流行病学调查》,由中华预防医学会主办的《实用预防医学》3月5日首发。作者包括罗垲炜、海政等人。

1月22日12点,病例A(未戴口罩)乘坐甲地大巴,14点到达乙地,导致同车7人发病(病例B-病例H),此外还有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病例I)。

疫情结束,我脱下口罩和他们一起愉快地聚餐

今天我和市立医院北区的王滢主任去病区督查,首先非常惊喜地发现,医院外面增加了一个移动医疗废物处理点,部分减轻了非常紧张的医疗废物处理压力。在现场我们和来自北京的支援者进行交流,提醒他们在工作的同时也要做好防护。

今天官方首次发布了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1716人感染,6人死亡,多么令人心痛的数字!回顾感染者的分布,虽然大多数是早期非重点科室的感染,但职业倦怠也可能增加感染的风险。明天还得去找孩子们聊聊防控,查查纪律!

对于病毒存活时间,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曾介绍,研究发现,病毒在光滑的物体表面可存活数小时。如果温度、湿度合适,有可能存活数天,甚至可能存活达到5天。

施晓松 江苏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感控组组长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核工业总医院)感染管理处处长

在进入病房督查的时候,我们也及时和当班医护人员对一些注意事项再次进行了提醒,如快速手消毒剂的摆放和分布,锐器盒的管理,治疗室门的及时关闭,病房的空气消毒等。

可今天,我的心情并没有伴随小雨的到来变得轻松,因为我第一次经历了在武汉重症病房的抢救。在北医三院危重医学科工作了将近9年,每一次抢救都是和时间赛跑,这种信念并没有因为身在何处而改变。

不知不觉来了1周了,微信真是个好东西,可以看着孩子吃得香不香,玩得高不高兴。

夜已深,希望今晚插管上机的患者平安,更祝福我的孩子们顺顺利利地进入平平安安地出来!

来武汉工作一周了,病床满床,医疗护理工作有序开展,医疗队开足马力救治病患,努力地工作让我们在这座陌生城市过得更踏实。临行前,怕父母担心,来武汉的消息只告诉了爱人。虽然电话那头充满了担忧和焦虑,但她还是坚定地支持我,就像我报名参加医疗队时一样,她说她知道我一定会报名。临行前那一夜,她应该彻夜未眠吧。

我的眼睛有点湿润,多好的战友啊!我为刚刚自己的话感到十分内疚,但我不后悔,作为一名感控人,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控制疫情的院内传播,为了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健康,我应该这样做!我想等到疫情结束的那一天,我也可以脱下口罩和他们一起愉快地聚餐!

一位56岁的肾移植术后患者,此次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两天巡视病房的时候我还和他聊天,嘱咐他注意休息。我们第4小组还和他的肾移植手术医师探讨抗排异药物以及肺炎的治疗方案。

今天突然氧饱和度下降,我们立即开始抢救,我在床头给氧,郭立军心外按压,患者恢复了自主心率,还能和我语言交流,我俩终于松了一口气,为病人的意识恢复感到高兴。可患者再次出现饱和度下降,心率减慢,我们小组又再次组织床旁抢救,刘慧强医生、王奔医生、刘洋护师、程新鸽护师轮替为患者心外按压,张佳男护师在床旁负责给氧,胡静、王思媛和李思齐三位护师在紧急执行我的抢救口头医嘱,抢救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抢救持续将近1个小时,我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们要把他救活!把他救活!

据调查,病例G和病例A分别从大巴车的前后门上下车,途中也没有近距离接触行为。调取当时车上的视频发现,车上大部分人都未戴口罩,车上被感染的病例均未戴口罩。

这会武汉的雨可真大,希望一场大雨冲走所有不幸,希望春雨之后就是春天。

两位奔五十的为人父母者,率领着137人的医疗队,在这异常艰难的时刻,必须毫不犹豫挺身而出!我知道,沈姐姐的儿子尚未成年,葛队的小儿刚刚满月。

赵志伶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并且,10例二代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除与确诊病例A共同暴露于大巴车外,调查发现均无其他明确的流行病学(暴露)史。2例三代病例除分别与本案例中的1名确诊病例有明确接触史外,调查未发现其他流行病学(暴露)史。

疫情流行期间,出行人员要做好防护物品准备,按照停留时间、出行地卫生设施状况等,准备一定数量的医用口罩、免洗手消毒剂等。搭乘较为密闭的公共交通工具如地铁、汽车、飞机时,应全程佩戴好口罩,同时尽量减少手与公共区域的接触,避免手在清洁前接触面部。应当尽量保持空气流通,适量打开车窗,包括司机舱的窗户。如属密闭式/空调式车厢等,应将新风送风量调至最大,增加换气的次数。一般情况下车厢内每天清洁消毒1-2次,特别注意在抵达终点站下客后对车辆内部空间进行清洁消毒1次。

她身上的工作服已经全部湿透了,她和我说,他们病区的医护人员来自全院各个科室,作为原来是在门诊工作的护士,她也支援到了隔离病区,从年前到现在一直没有回家,每天上班都穿着防护服,带着口罩,面屏,互相间也没有时间交流,只在进餐时可以一起交流一下工作心得,互相加油鼓劲。她还说谢谢江苏的专家,专家讲的都是为了避免相互感染病毒的风险,以后一定遵守。现在自己去门诊值班室吃饭,那里只有她一个人。

张瑞涛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心血管内科医生

一直合作愉快的同济医院麻醉科同仁们非常给力,迅速达到,顺利置管,患者的病情平稳了,血氧饱和度上来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是想想这之后护士们密集的工作量不由心疼,亲手帮她们穿上防护服时真有送孩子上战场的感觉,谁的孩子不是孩子?哪有什么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学着大人的样子披挂上阵和死神抢人罢了!

1月22日下午,病例A乘坐18座空调小巴,车窗均未开。车长5.5m,车宽2.5m。除司机外共有17个客座。车上共12人,仅1人佩戴了口罩,车上被感染的2人均未戴口罩。病例A与最远的一例被感染者(病例K)之间距离约为4.5m。

2月13日 晴 武汉 协和江南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

刘慧强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儿科主治医师刘慧强

3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也明确提到,新型冠状病毒“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同时,由于在粪便及尿中可分离到新型冠状病毒,应该注意粪便及尿对环境污染造成气溶胶或接触传播。

该患者1月22日发病,1月29日确诊,发病前第5天和第3天曾与其甲地同事李某某(确诊病例,1月16日发病)有共同聚餐和办公的经历。

我是一个喜欢下雨天的人,尤其是小雨。下雨的时候,可以和爱人一起散步,可以自由呼吸清新的空气,可以欣赏雨中的美景。

2月14日 武汉同济医院 雨

该起疫情还引发了三代续发病例:和病例A同车的病例B、病例K之后分别有1名亲属发病,即病例M和病例N。

澎湃新闻记者 何念台

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能力较强,在密闭空调车厢内传播距离最远达4.5m,病毒至少在30分钟内可漂浮在空气中并导致感染发病。因此,建议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时做好个人防护,同时保证公共交通工具内的换气和新风量,做好车厢内的清洁消毒。

研究指出,该起聚集性疫情共发现密切接触者243人,其中10名确诊病例和1名无症状感染者。二代病例B的密切接触者M、二代病例K的密切接触者N之后也发病。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澎湃新闻注意到,国家卫健委办公厅2月21日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指出,新型冠状病毒主要传播途径为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其他传播途径尚待明确。

2月14日,武汉同济医院,雨

作为来武汉工作的医疗队成员,我们只是这场抗疫大战的一颗螺丝钉。武汉的同道们已经连续奋战两月,他们的压力、疲劳难以想象。开病房前熟悉病区环境时,偶然瞥到几个护士妹妹像打仗一样,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摆床、铺被,全然不顾疲惫。媒体报道的面部口罩的压痕、脱隔离衣后湿透的衣服不过是她们的日常。昼夜颠倒的班车司机、马路上执勤的警察和公务人员、保持城市整洁的环卫工人、听从政府号召在家里不出门的普通人,病毒可以无处不在,所以每个人都是主角,武汉、湖北、全国每一个人都处在抗疫的最前线,我们努力一起做到最棒。

和奔奔(骨科医生王奔)同学一起采了8例需要复查的鼻拭子,患者们都心情不错,配合操作,可能是想到要出院了。

2月14日,武汉同济医院,雨

一是在密闭的空调车厢内,病毒传播距离有可能超越目前认为的飞沫传播距离(通常为1m)。本次调查中,病例A乘坐的是一台全封闭空调大巴,与最远的1例被感染者(病例G)之间距离约为4.5m。

很抱歉,我们没能留住他……

研究介绍了一起发生在湖南省某地、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引发的聚集性疫情:1月28日,乙地报告1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病例A)。

病区督查结束后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们脱下防护服,来到清洁区,从开着休息室的门缝看进去,我发现几个医护战友在一起开开心心进餐,当时我条件反射,一把推门进去大声说:“我记得已经反复强调很多遍了,不能聚在一起吃饭,大家同时脱下口罩吃饭,会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里面欢快的气氛瞬间凝固了,他们默默地戴上口罩,端起自己的盒饭分散到各个地方。我看到一名个子小小的护士端着饭和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